申明:本站不提供任何色情AV下载,仅为推荐文章资讯
欢迎光临 主页! [加入收藏] [设为首页]

主播真实收入曝光,整容的钱都赚不回来

2017-04-16 11:47来源:番号社 小编: 番号网
世界上还有比网络主播更理想的职业吗?

赵本山女儿赵一涵曾在某网络直播平台日入88万,吸金能力秒杀老爸。

全民主播时代的到来搅动了资本市场,注意力经济带来的流量变现也似乎让很多年轻人看到梦想和远方,戴着宝格丽、涂着最热门的口红色号,网络主播声色犬马,其影响力和粉丝号召力已经不次于明星。

网络主播真的是过着动动嘴,化化妆,卖个萌,唱首歌就能“日进斗金”的日子吗?

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近日提供了一份最新调研报告,平日光鲜亮丽的网络主播真实收入被曝光在阳光下,真相与大家之前对这个群体的认知差距很大。

这次调查覆盖了包括六间房、映客、小米、快手等北京9家公司。调查数据显示,33.1%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,14.6%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-1000元,15.9%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-2000元,18.0%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-5000元,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-1万元,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。

2016年底,国家网信办发布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》,重拳整治网络直播乱象,一批打擦边球的直播平台难以为继。随着带宽流量成本升高,平台烧钱大战资本收紧,直播平台的日子并不太好过。

作为这项调查的开展者,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团北京市委,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网络执法队队长沈睿对媒体表示:“一些直播平台企业出于融资上市的目的,通过搞事件营销、制造轰动效应来提高所谓的下载率,通过炒作色情、低俗事件以求在短时间内提高企业曝光度,用违反社会公德的方式方法去迎合资本、实现融资,造成恶劣影响。”

此前就有lol主播在台湾的一档综艺节目中自曝花巨资整容,全身整了7个部位,耗费台币60万元(约合12.8万人民币)。

在三年前,网红还属于“稀缺资源”,随着一批批的“网红脸”如流水线一般地被复制出来,papi酱这类不走寻常路的网红异军突起。

然而,随着网红经济不断消解它最初带来的可能性,观众也进入审美疲劳,这个时候就更需要主播有一个核心的价值观,或者说背后要有一个灵魂。否则,可能真的连整容的本钱都赚不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