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明:本站不提供任何色情AV下载,仅为推荐文章资讯
欢迎光临 主页! [加入收藏] [设为首页]

我和养父之间的情感纠结故事

2014-09-30 14:47来源:番号社 小编: 番号网

我在心里不可能原谅养父,他也知道我的原谅只是在安慰他罢了。家里只剩下他的长吁短叹和我无声的泪水。我无法忍受这突然的剧变、反差强烈的生活环境,我决定离开家。

 

当我真正感受到幸福的时候,幸福却转眼即逝。

  我16岁那年,患尿毒症的母亲临终前,告诉我一个如五雷轰顶的消息: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是爸爸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在菜市场门口把我捡回来的。我的到来使这个冷清的家庭有了欢乐。母亲叮嘱我,要好好照顾父亲,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父亲和丈夫。

  母亲走后,我情绪低落。父亲在辅导我学习之余,一个劲儿地施展他的幽默,逗我开心,将我的惆怅融化。在养父那厚重的父爱下,我一天天长大,顺利地进入大学。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天,父亲欣慰地笑了。那天晚上,我看见父亲在母亲的遗像前悄然落泪……

  大学期间,养父隔天就从漓江路转三道车到我大学所在的王城来看我,带来我最喜欢吃的天津鸭梨和土豆烧牛肉,我成了养父生命中最不可缺的一部分。每次养父来,我都开心地挽着他的手,在校园散步,像小鸟似的叽叽喳喳向他讲述校园里发生的趣闻轶事。

  父女情深,在我们身上总是体现得那么和谐完美。失去母爱的痛苦,被养父这些点点滴滴、深深不已的慈爱淹没了。

  可是,以后发生的那令人惊惧和恐怖的一幕,把我对养父的爱砸得粉碎,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恨。

  那是一个闷热的傍晚,我在洗手间冲凉,忘了插上门销。养父下班回来,匆忙间将洗手间的门推开,看见了全身裸露的我。我惊叫着转过身,可养父冲进来将我紧紧抱住,然后不由分说抱起我冲进他的房间。我在他的床上挣扎、哀求、哭泣,当我筋疲力尽,无奈地等待罪恶降临的那一刻,他松开了手,随即,仿佛是挣脱了恶魔纠缠一般跪倒在床前,不停地打自己的耳光:“我昏头了,我昏头了。”

我和养父之间复杂的情感纠葛

我麻木地下床,麻木地走进自己的房间。我想哭泣,却哭不出声,想喊,却喊不出来。养父不停在屋外哭泣、自责,呼唤着母亲的名字,求她原谅。此刻,我心里只有仇恨:一个在我心中那样高大完美的养父,一个曾给过我无限的爱和关怀的长辈,怎么也会有如此丑恶的一面呢?我还能在这个家呆下去吗?不!我不能和这个虚伪丑陋的养父在一起生活,我要告发他,要把他送进监狱。

  当晚,养父被抓进公安局,家冷清得只剩下我孤独的身影,整晚我都被恶梦和恐惧包围着。可是,当公安局再一次来人向我取证时,我突然感到这个家和我是多么需要养父的存在。

  我对公安局的同志说,养父没有强暴我。10天后,他被释放回家。从这天起,我再也没有叫过他一声爸爸,他也变成了一个让我陌生的人,没有幽默、笑容,甚至叫我吃饭都不敢抬头看我一眼。

  此后,养父被从带毕业班的岗位上拉下来安排在食堂烧水。他的精神垮了:不修边幅,不再衣冠楚楚。我同情他,也恨他。他砸碎了这个家的欢乐,连同我和他之间的那美好幸福的父女之情。
我和养父之间复杂的情感纠葛

  有时养父跪在我跟前流着泪,求我原谅,我怕他忧郁成病,只好说:“我原谅你。”可是吐出这几个字,我就跑进自己的房间痛哭不止。

  我在心里不可能原谅养父,他也知道我的原谅只是在安慰他罢了。家里只剩下他的长吁短叹和我无声的泪水。我无法忍受这突然的剧变、反差强烈的生活环境,我决定离开家。

  我在哈尔滨找到了一家中外合资公司的秘书职位,带着对这个家深深的爱恋和对养父深深的恨,踏上了去北国冰城的列车。

在哈尔滨,我才真正成了精神和感情都无所依托的孤儿,我的脑海里时常会浮现出养父的身影。我常梦见自己的童年:炎热的盛夏,我躺在凉台的竹床上,养父坐在一旁给我摇着小扇,等我睡了,他就将我托起来,放在屋内的小床上。每每这时,我便醒来,却装着熟睡,为的是多享受一会儿他那双温暖大手的搂抱……好几个月来,我就这样被童年的甜蜜和现实的残酷折磨着。原来我并没有忘却养父的爱呀。

  离家三年后的那年春节,我回到桂林,却没有回家住进了宾馆,我只想偷偷地看看养父便返程。大年初一,我走到离家很近的对面街口,驻足眺望曾给过我无限欢乐的凉台。一会儿,养父便出现在凉台上,他的身躯明显地弯曲了,头发也白了,完全一副弱不禁风的老头模样,可他才50岁呀。他的目光似乎在人群里搜寻着什么,我想,他一定在盼着我的归来。

  我收拾行李决定回家。我是带着一种激动和不安的复杂心情敲开家门的。养父见我,他那失神的目光豁然明亮起来,随即是滚滚的热泪:“你回来了,一直都盼着你回来。”

  我心里酸酸的:“你还好吧。”

  “还好,就是想你回来。”养父拿出大把大把的糖果堆在我跟前:“这都是给你准备的。去年过年也给你准备了好多,可你没有回来。”那一刻,我好想喊爸爸,可泪水哽噎了喉咙。平静下来后,两人很快又陷入了难堪的沉默,彼此都不敢正视过去,连原谅和宽慰的话都不敢提及。

 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,一种流浪归来的感觉倾刻遍及全身。所有家具的摆设仍然体现了我的意志和风格,它们的存在仿佛是我心灵的所及,在这里,我才感受到了自己生活的空间。地上、床上一尘不染,这一切都告诉我,养父时刻都盼着我回来。想着,泪水便涮涮地落了下来,我在心里原谅了他。

我和养父之间复杂的情感纠葛

 在家的几天里,我尽量找机会与养父说些话,试图帮他卸下心里沉重的负罪感,可无济于事。我发现,养父缺少的不仅仅是我这个养女,还缺少心无所托、无依无靠的伴侣。他已从心底里排除了我对他的赡养。

  回到哈尔滨,我对养父的牵挂一天胜似一天。5月,我收到大姑妈的来信,她在信中说,作为养父,他对我的爱是无私的;作为男人,他很孤独,需要女人,他已经为自己一时的冲动犯下的罪过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要我原谅他,宽容他。养父因为长期忧郁经常生病,谁都帮不了他,只有我能救他,能让他多活些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