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明:本站不提供任何色情AV下载,仅为推荐文章资讯
欢迎光临 主页! [加入收藏] [设为首页]

窑哥的一次约炮经历

2014-07-28 13:12来源:番号社 小编: 番号网
窑哥约炮经历也写了不少,都发表在窑子里,真真假假不少。
好久没有写文章了,今天手痒。闲得蛋痛,写一篇当年的一次经历啊。本人就不做自我介绍了。大家都认识。30好几人的了。对轻熟有着特别的爱好。
说说正题吧。关于那一次约炮的事情。我也是第一次在约炮里玩3p的情况。那一天,窑哥正好在4S里做保养。把车停好。正要离开4S店,突然打来电话说约好的事情取消了,也不来接我了。大家都知道。4S店一般离市中心比较远。一般情况是车放在4S店做保养,人去外面玩玩,两三个小时后再回来取车就好了。结果朋友没有来。又没有车去市里。只能在休息室里无聊。不过还好休息室里有WIFI和免费的饮料。

我相信,这年头,无聊的时候,99%的人都会拿出手机。除那1%的不用手机的人。开时还看看新闻,笑话。后来觉的实在没有意思。打开陌陌,窑哥一直都喜欢用陌陌。第一,陌陌一般资料都是假的。不像微信,加来加去都朋友,工作方面的人。扫了一圈。美女是有蛮多的啊。因为这周围全是4S店。大大小小有20多个。美女也自然就多了。回话的少。聊天的就更少了。无意加了一个小少妇。说话的速度还蛮快的。这证明,她也很无聊啊。
聊着聊着,原来,她也是陪朋友来修车。结果朋友临时有事情就先走了。她等着一会把车子开回去。离我不远。走路十分钟左右。见还是不见。窑哥,当时真的犹豫了一下。因为照片里并不好看,窑哥加她,也只是打发时间啊。并不是真的想约炮啊。
最后。还是闲着蛋痛过去见了面。第一眼见了。发现是比较丰满型滴,这个类型窑哥一直反应很一般。来了,那就一起坐来聊聊天。说实话尽扯些没有用的。我也没有什么心思聊天啊。从头到尾好好打量了一番。动也可以,不动也可以。一句话,兴趣不大。“竟然这么有缘份等一下,一起去市里吃个饭吧。” “碰着也是缘份”。能不能做炮友两说。但是先可以做朋友啊。
事情发展都是未知滴。各自开着车。去了一起约好的西餐厅吃饭,说实话,像我们这样中国的小城市里。在餐厅里,能吃饭聊天的也只有西餐厅了。面对面做着。她到时候。说个不停。我也只能应付着。用窑哥这里的话说,就是一卦婆。
饭也吃的差不多了。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,真的,我真的就这么以为结束了。在我起来买单的时候。正拿起,那个单本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,西餐厅是有单本的。还是类似一个皮夹式。很一点长。在我拿那一下,不小心,把她的罗宋汤打翻到她身上了。那个鬼东西。黏黏忽忽滴,还带着红色,一下搞到她的裙子上了。
怎么办,怎么办?我也不知道啊。搞得她一身都是,我也不好意思。这样回去太狼狈了。还好西餐厅上面就是宾馆。要不,直接开房上楼。先洗洗,再用吹风机,吹干。
窑友,真的是无心插柳,柳成阴啊。就这样。我和她进了房间。她进去洗个澡。裹浴巾。拿着衣服和裙子用吹风机,吹干。我站着也不是,坐着也不是。想走又不想走。窑哥也是一个很正常的男人。那种心情。比较难理解。不知道窑友有过没有。好吧。我也没有管那么多了。假装帮她拿衣服。在她转身的时候,有意扯掉了浴巾。她转过身的时候,一下子全掉了啊。全套黑丝内衣,窑哥小第第马上就站岗了。窑友们告诉你们这个绝招。这时候,多说一句话,事情就可能向不同的方面走了。什么时候,无声胜有声,就是这个时候。毫不犹豫,抱着就啃。这处省去了1千字。
累,真累。约炮就是这样。尤其是她这样的块头。是要费一点劲。但总管完事了。我一根烟,还没有抽完。她抱着我说,还要。窑哥心一想。今天怕是碰到欲女了啊。我就说。等一会。小第第休息一会。结果,她二话没说。直接就咬我了。咬字不懂的,就不要在窑子混了。我小第第立马又立枪了。这样。第二次主动权全部在那手里。5分钟,15分钟。30分钟。这处省去1万字。
花招完尽。我也交枪,已是晚上10多钟了。准备休息一下走人。结果,她一把拖住我,不要我走,还要。我了个去,我是顶不住了。我就说,我兄第叫我有事情呢。她立马叫道,叫你兄第一起过来。乖乖。这是要玩3P的节奏啊。
我打电话给兄第,叫他过来,告诉他今晚上有硬仗要打。他说什么战役。我说上甘领。要备足弹药。10分钟后,他就杀到。真的有当兵的潜质啊。进房间了第一句话,就是我用药了,我了个去,有备而来啊。也这不怪我兄第,因为他一直是快枪手。但是又特别爱好玩这个。在这里要说一下,这东西不要乱用药。推荐一下,我兄第一直用 威尔刚 的产品,按他自己的话说用过的一种效果很明显滴。但凡是药就不要乱吃。容易有副作用。窑哥也不推荐大家吃,但是如果大家想在有更多快乐的话。想买话。请猛击这里。药这玩意偶尔吃一次,还可以。尤其遇到这样的欲女。是该吃一颗。
此处省去三万字。朋友两个小时,加上我的两个小时。此少妇不一般啊。三个人基本上能玩的都玩了。包括菊花。只能说这样的极品真的是人间少有啊。
后来也没有联系了,窑哥也不敢联系了。怕窑哥把自己给费了。